蛋世界 行业动态 元春生在大年初一,冷子兴说“这就奇了”,大年初一出生因何而“奇”?

元春生在大年初一,冷子兴说“这就奇了”,大年初一出生因何而“奇”?

古代流行一句俗语,叫做“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古人迷信的认为正月初一出生的女孩儿将来是要做娘娘的,是大富大贵…

古代流行一句俗语,叫做“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古人迷信的认为正月初一出生的女孩儿将来是要做娘娘的,是大富大贵的人。

《红楼梦》的作者给贾元春设置这个生日,正好照应了她后来晋封贵妃娘娘的命运。此外元春的生日还有两层含义:

一是元春的生日与荣国公贾源相同,他们爷孙两个正好首尾呼应,是开创和终结贾府富贵的标志性人物;

二是冷子兴有意铺垫,以元春生日之奇,引出宝玉“衔玉而生”更奇的故事,引起贾雨村对贾府的兴趣和向往,前往投奔,以为贾府所用。

因为冷子兴和贾雨村的“偶遇”或许并不是偶然,不仅是贾雨村需要贾府,此时的贾府也正好需要贾雨村。

“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贾元春的生日预示了她的人生命运

《红楼梦》的作者很喜欢千里伏线,处处设谜的写作手法,行文中充满了各种暗示,比如元春的生日,就预示了她一生的命运。

古代科学不发达,很多人信奉“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把一生的遭际命运和生辰联系在一起。

比如正月初一这一天,对于古代人来说,无论贫穷富贵各个等级阶层来说,可都是一个好日子,这是新的一年的开始,家家户户都沉浸在过年的喜悦中。

这一天降生的孩子往往都会被赋予极好的祝福,就算“男尊女卑”“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大年初一出生的女孩子也会受到全家人的喜爱,认为她将来必然是大富大贵的命。要是个男孩儿就更不了了,将来一定是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成就一番大事业。

《红楼梦》中荣国府的贾元春就出生在大年初一,她是贾政和王夫人的第一个孩子,也是荣国公贾代善和贾母的第一个嫡亲孙女,本身出身就足够尊贵了,她的生日又是这样的好日子,更加锦上添花。

从元春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已经注定要为家族牺牲。她的爷爷奶奶——贾母和贾代善可能打定了主意,将来要送这个孙女入宫了。这样天生注定大富大贵的女孩子,也是皇室喜欢的。

贾代善和贾母作为荣国府的家长,比谁都清楚对于世家大族而言,能与皇家联姻是多么重要。

贾母因此非常看重这个生辰不凡的大孙女,亲自把她抱到自己身边抚养,读书认字,学规矩,学礼仪,培养的元春才十几岁年纪,已经是世家圈子里赫赫有名的“贤孝才德”淑女。

就算元春入宫只能从女史官做起,但是伺候的是太后或皇后,能得宠上位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关于元春入宫的时间和详情,书中都没有描写,只有冷子兴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现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

贾代善、贾母,贾政、王夫人这些长辈在对待元春入宫这件事上,应该都不会考虑元春的感受。

人生大事,父母之命,不可违。个人的想法并不重要,在他们看来,能入宫伺候皇室,是作为臣子奴才的义务,是一般人求之不得的福气。就连薛宝钗和贾探春这两个妹妹也表示过非常艳羡元春做贵妃的福气。

对于贾府来说,送元春进宫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就算元春不能当上妃子也没关系,做上十来年女官,镀一层金回家来,也能配一门很不错的婚事,虽然年龄大了点,但是可以嫁给权贵做续弦。

一旦元春在宫里能攀龙附凤成功上位,那么荣国府就是皇亲国戚了,加上祖宗的武荫世袭,可以更好的维护贾府勋贵世家的地位。

元春后来果然做到了,她“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真的成为了贵妃娘娘。虽然这很可能是新皇帝给贾府设下的一个圈套,一个诱饵,但是日渐衰落的贾府又振奋了一波精神:斥巨资大兴土木修建奢靡华美的大观园,筹办“烈火烹油”“鲜活着锦”的省亲大典。

“元春省亲”这一场外人眼中赫赫扬扬的的热闹大戏,让这个“内囊渐渐上来了”“瘦死骆驼比马大”的老勋贵世家贾家,又一次在世人眼中焕发出新的活力和希望。

不明就里的围观群众都以为这是贾府中兴的节奏,而贾府上下众人,也再次在繁华热闹中飘然沉醉,迷失在骄奢淫逸中不能自拔。

元春和荣国公贾源都是大年初一生日,祖孙俩首尾呼应贾府百年富贵

《红楼梦》中大年初一生日的人并不只有元春一个,还有一个人是初代荣国公——贾源,贾元春的曾祖父,贾府百年基业的缔造者。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探春笑道:“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人多了,便这等巧,也有三个一日,两个一日的。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大姐姐占了去.怨不得他福大,生日比别人就占先。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

《红楼梦》中无闲笔,处处都布满玄机。作者曹雪芹特意安排贾源和嫡亲重孙女贾元春同一天生日,必然有深刻寓意。

同样是大年初一,贾源,他是贾家富贵的根源。

贾源是男人,代表阳刚之气,他生日中的“一”是万物之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富贵之源。

贾源的军功是高于长房宁国公贾演的,这一点从后代子孙袭爵就可以看出来。贾源的儿子贾代善可以袭荣国公,但是贾演的儿子贾代化只能袭一等神威将军。

贾源当年从龙有功,从尸山血海中九死一生拼杀出来,靠着赫赫战功打下了这一份家业,让子孙后代享受了近百年的富贵荣华。

当年贾家一门两国公,都是皇帝倚重的肱骨之臣,开国元老。看看贾家宗祠中那么多的御笔亲题:

“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抱厦前上面悬一九龙金匾,写道是:“星辉辅弼“勋业有光昭日月,功名无间及儿孙”“已后儿孙承福德,至今黎庶念荣宁”。

这一份荣耀简直是堪称登峰造极,那时候才是贾家真正辉煌的时代。

圣眷优渥自不必说了,贾家还是四王八公勋贵集团妥妥的排头老大,铁帽子北静王也要倾心结交,其它三位郡王也自不必说,就连义忠亲王老千岁也是宁、荣两位国公的老铁哥们。

以贾府当年的地位来对比一下《红楼梦》时代的贾府,简直是天差地别了。荣国公和宁国公的子孙后代实力演绎了什么叫做“一代不如一代”。

传到贾宝玉这一辈,历经四代人,百十个爷们,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混进帝国权力中心的。

祖宗英雄,后代草包:袭爵的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混吃等死,读书的考上功名的只有一两个,不是出家修仙,就是半途夭折。

宁荣二公当年是皇帝的心腹重臣,如今全家拢共一个贾政还能混到朝堂上班打卡,能远远的被皇帝看一眼就觉得十分惶恐,因为他的官儿也是来的不实在,也是皇帝看在祖宗面子上“特荫”赠送的。

贾母用命宠爱的贾府未来之星,宁荣二公之灵看好的家族希望贾宝玉,他只喜欢厮混内帷,沉溺脂粉,做一个美妆博主,并且十分希望自己早死能被女孩儿们的眼泪飘起来灰飞烟灭。

这样的家族不败还等啥?对比看看历史上那些真正的八旗贵族世家,世代佐理国事,满门一品二品,封疆大吏。

贾府这种情况真的分分钟被秒的渣都不剩,能撑一百年才亡真的已经是奇迹了。

既然家族已经烂到根,腐朽到了骨髓里,那么元春就算封为贵妃也不能挽救贾府末路倾颓的大势,这一份外戚的关系也只能暂时给“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贾府锦上添花,来一波回光返照而已,甚至还加速了贾府的消亡。

一场省亲大典几乎耗尽了贾府的家财。元春在宫里过的不如意,不得宠。后期更是彻底失宠,全程都根本没有能力为家族提供任何助力。

可是,贾府却因为她增加了很多花费,不仅要逢年过节供应她在宫内的很多打点开支,还要不断地应付前来贾府打秋风,敲诈勒索的太监们。今天一千两,明天四百两大数额的银票往外送,贾府已经穷途末路了。

贾母过了个生日就闹了财务亏空,王夫人、王熙凤都要典当嫁妆,贾琏求告鸳鸯偷偷典当贾母的小金库,贾珍办贾敬的葬礼,六百银子都拿不出来要跟奴才借当。

可就算这样,贾琏还是在国孝家孝期间偷娶了情妇尤二姐,贾珍还是聚赌胡混,贾赦为了古董扇子逼死了人命,王熙凤说“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贾母威胁大夫要拆了太医院大堂……

这一切都是谁给他们的勇气呢?当然是宫里的贵妃娘娘。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本就穷途末路的贾府,被元春封妃带来的繁盛假象迷惑,更快的滑向了覆亡的深渊。

所以,同样大年初一生日的元春,她是贾府百年富贵的终结者。

元春是女子,代表阴柔,是贾府阴盛阳衰的集中体现。

元春生日中的“一”是九九归一,是以无为本的“抱元守一”,让一切繁华落尽,回到本初状态。富贵如烟云,从来处来,往去出去 ,只剩下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冷子兴以元春之“奇”引出更奇的贾宝玉,吊起贾雨村对贾府的胃口

冷子兴说元春的生日在大年初一是“奇”,其实是为了引出更奇的宝玉“衔玉而生”,一方面是吹嘘自己和贾府的关系,另一方面是为了吊起贾雨村对贾府的胃口,让他主动去投奔攀附。

这事儿要从《红楼梦》中第二回说起,或许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这一回主要写了三件事,一是林如海请被革职的贾雨村给女儿黛玉做家教;二是冷子兴在酒肆遇见贾雨村,跟他详细的介绍了一番贾府的情况;三是有个老张跑来告诉贾雨村,起复做官的机会来了。

这三件事其实未必没有联系,林如海是贾府的女婿,冷子兴的岳父是贾府的管家周瑞。贾雨村自己看了报纸确认了老张的消息准确,接着就去求了林如海帮忙给他找找关系重新当官。

接着林如海就引荐贾雨村去贾府,让贾政帮他打点,很快就搞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岗位——金陵应天府知府,接着他为四大家族处理了非常棘手的“葫芦案”,也就是薛蟠打死人命的官司,从此贾雨村和贾府成功抱团,互相利用。

这一切反推过来,可能一切都不是偶然。只有贾雨村因病耽误在扬州是真的,林如海给女儿黛玉找家教也不是随便什么举子、进士都可以招的。

贾雨村的履历实在闪闪发光,不但是正经饱学的读书人,科举进士出身,还做过几年县令,更重要的是他姓贾。

贾府作为百年世家勋贵,光靠祖荫是不能持续的,四大家族同气连枝,和林家、李家等联姻都是在扩展和延伸家族势力关系。又因为贾府的爷们都不怎么中用,贾家迫切需要在朝堂上培植自己的新势力,贾雨村就是个上佳人选。

久经官场的林如海当然眼光毒辣,作为贾府的女婿,他帮贾府也是帮自己。他一眼就看中了贾雨村,把他招揽到家里。虽说是作为黛玉的家教,但更像是林如海的幕僚一样,等待的就是一个机会而已。

一年多之后,机会就来了——旧官员起复。

但是林如海不能不能直接让贾府给贾雨村安排工作,要让贾雨村自己来求告,这样他才会在以后对贾府感恩图报,所以冷子兴出场了。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是一场重头戏,他先说“一件小小异事”,又说是贾雨村同族,来吸引贾雨村的兴趣,吊起他的胃口。

雨村因问:“近日都中可有新闻没有?”子兴道:“倒没有什么新闻,倒是老先生你贵同宗家,出了一件小小的异事。”雨村笑道:“弟族中无人在都,何谈及此?”子兴笑道:“你们同姓,岂非同宗一族?”雨村问是谁家。

果然,贾雨村开始攀亲戚了,冷子兴接着透露了贾府的内幕,他家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哦。意思差不多就是告诉贾雨村:贾家现在非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赶紧去呗!

那么冷子兴用作“噱头”的到底是什么异事呢?要说贾宝玉事情之奇,先说贾元春之奇:

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这就奇了,不想后来又生一位公子,说来更奇,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下一块五示 莹的玉来,上面还有许多字迹,就取名叫作宝玉。你道是新奇异事不是?“

冷子兴不愧是做买卖的,一张嘴那叫一个能说会说,一番介绍下来,成功让贾雨村提起了兴趣,勾动了心思。本来还觉得贾府荣耀门楣,高不可攀,这下可自信多了。

又因为元春大年初一的生日和“衔玉而生”的宝玉让他觉得贾府就算不如从前了,也是充满了中兴的希望,是一条颇有前途、值得抱的大腿。就算贾府最后没落了也没关系,只要能给自己做垫脚石也不错。

接着贾雨村听到了复旧员的消息,冷子兴立刻赶热灶献计,让贾雨村去求林如海,“转向都中去央烦贾政。”

当贾雨村找到林如海说这事儿的时候,林如海不仅已经帮他写好了推荐信,还准备好了打点关系的银子,“预为筹画至此”,要说没提前准备谁信呐?!

次日,面谋之如海。如海道:“……但请放心,弟已预为筹画至此,已修下荐书一封,转托内兄务为周全协佐,方可稍尽弟之鄙诚,即有所费用之例,弟于内兄信中已注明白,亦不劳尊兄多虑矣。”

贾雨村就这样靠亲戚关系去投奔了贾府,“拿着宗侄的名帖,至荣府的门前投了”

贾雨村自认贾府宗侄,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等于是贾雨村和贾府连宗了,就像刘姥姥女婿王狗儿的祖宗攀附王家一样,以后他可就算贾府的自家人了。

贾雨村为此可是厚着脸皮,费尽了心思,要知道他家祖上和贾府祖上“五百年前”都不是一家。

原来是他家,若论起来,寒族人丁却不少,自东汉贾复以来,支派繁盛,各省皆有,谁逐细考查得来?若论荣国一支,却是同谱。但他那等荣耀,我们不便去攀扯,至今故越发生疏难认了。

贾雨村成了贾府的宗侄,这也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贾雨村以后和贾府就算同一个祖宗,同一个宗族的人了,当然要为贾府出力。先是快刀斩乱麻,判断了拖了一年多的“葫芦案”保住了薛蟠,后又帮贾赦陷害石呆子得到古董扇子,都是贾雨村在为贾府报效出力。

后来贾雨村果然靠着贾府的关系在官场扶摇直上,“补授了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已经进入了权力中心,可以说非常厉害了,如果他真的是贾府的嫡派子孙,贾府也不至于灭亡的这么快。

南山橘暖 / 文

我是南山橘暖,爱读书,爱读红楼梦。红楼梦解读见仁见智,如有歧误,敬请雅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蛋世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gglad.com/hydt/1780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