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世界 行业动态 手游电竞的未来如何?

手游电竞的未来如何?

  小编记得我还在上学的时候,隔壁的寝室就住着几个截然不同的玩家。玩儿《DOTA》的同学常常会嘲讽《英雄联盟》…

  小编记得我还在上学的时候,隔壁的寝室就住着几个截然不同的玩家。玩儿《DOTA》的同学常常会嘲讽《英雄联盟》取消了反补、高低地视野等设定,并大骂后者为“残疾人的游戏”,这时《魔兽争霸》的玩家又会跳出来说:“你们这群刀狗撸狗赶快给消停点!玩来玩去充其量就控制一个单位也好意思大声嚷嚷?!”最后依靠在墙角的《星际争霸》玩家干咳了两声,其他人便都不再说话了。

  就在大家沉默的当口,一个穿着不合身的肥大校服、脖子上系着红领巾的小学生推门走了进来,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房间顿时炸开了锅,刚刚还吵得不可开交的几人忽然间就站在了同一战线,带着七分的鄙夷与三分的惊恐,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小学生。一直在挨骂的《英雄联盟》玩家在其他几个的推搡下站了出来,把少年推出了寝室,又指了指门外的牌子对小学生说道:“小弟弟,看清楚了,《亡者农药》玩家与狗,不得入内!”

  就如我隔壁这间寝室一样,在竞技游戏的圈子中一直都有着这样一条鄙视链,大家也都不吝于以“操作上的难易度”来作为能否大秀优越感的资本。即使隔壁寝室那位《魔兽争霸》玩家他本人甚至从来都没能战胜过系统设置的中等难度AI,但他却还是可以夸夸其谈指点江山,捎带手嘲讽一番鄙视链底层的刀撸二狗。

  不过随着近几年手机、平板等移动设备的飞速发展,手机游戏也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休闲娱乐方式。更有甚者如《亡者农药》和《XX大作战》等游戏还煞有介事的成立了各自的职业联赛,并称之为“移动电竞”。本就对手机游戏没什么好印象的传统电竞玩家更是对此嗤之以鼻:“手游就手游,还移动电竞,你们能不能别侮辱电竞两个字?”

  小编作为一名《英雄联盟》玩家,也就是鄙视链顶层人们口中的撸狗,刚看到这一消息时也同样扬起了嘴角待做不屑的表情。不过本着“有理有据有观点”的栏目宗旨,为了喷的令人信服,我还是试着去了解了一下所谓的“移动电竞”……

  所谓的移动电竞究竟有多大的规模了?

  移动电竞全称“移动电子竞技(Mobile electronic athletics)”是指移动端电子游戏比赛达到“竞技”层面的活动。移动电子竞技运动就是利用手机、平板电脑、PSP等移动游戏设备作为载体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以上文字是来自百度百科对于“移动电竞”的解释,所以简单说来,移动电竞就是把我们平时在PC端进行的一系列电竞活动搬到手机、平板或是掌机等移动平台上。

  4月7日晚,老牌电竞俱乐部WE官方发布微博,宣布了旗下的《守望先锋》与《炉石传说》分部正式解散。而根据前WE队员在聊天中透露,队伍此举解散的原因,正是因为老板打算将资金转移到新兴的移动电竞项目《王者荣耀》中。

  如果说上面这则消息仅仅是空穴来风,我们也不妨看下这份研究数据。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伽马数据(CNG中新游戏研究)、国际数据公司(IDC)发布的最新《2016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6年,移动游戏市场占比历史性地超过客户端游戏市场,达到49.5%,成为份额最大、增速最快的细分市场。

  而前些日子还遭到“人民日报”口诛笔伐,痛批其“只有耻辱,不见荣耀”的《亡者农药》在首届KPL联赛举办三个月的时间内,观看人次突破3.5亿,日观赛用户峰值超过了800万。日均活跃用户甚至达到了5000万之巨,隐隐的已经威胁到了它“某种意义上的父亲”《英雄联盟》。

  为什么我们会看不起手游和手游玩家?

  绝大多数的80、90后玩家都是玩着PC上的端游长大的,电竞与PC两个词对于我们来说几乎是捆绑在一起牢不可分的。所以提到移动电竞时我们的潜意识马上就会释出一个警报,好似在说:“电竞怎么没和他老婆PC在一起?他旁边这个小妖精是谁?打扮的这么风骚,一看就是妖艳贱货”。随即信号传输到脸部,接着就一侧嘴角与眼珠同时上扬,做出一副翻白眼的不屑表情。最后又操纵嘴巴,一字一句的说:“《亡者农药》也配叫电竞?手游那么小的屏幕,那么渣的操作手感还想搞电竞?回家玩你的勺子把去吧~。”如果此时对方反驳,我们的大脑就又会被激怒,前面种种行为全面升级的同时还会连带出一系列的污言秽语。

  不过对于00后的玩家而言,当他们懂事的时候诺基亚就已经衰落,智能手机在人群中的普及程度甚至强过我们在他们那个年纪的PC。他们每天听到的看到的所有信息都来自那个小小的盒子,他们的第一款游戏是弹弓打绿猪的《愤怒的小鸟》。而当他们长到十五六岁的年纪,逐渐了解到“电子竞技”的概念后,你认为他们会将每天玩的手游与之配对,还是在他们看来笨重又丑陋的PC呢?

  基于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我们在看到有关移动电竞的第一时间就会持一种质疑的态度,我问了身边的一些小伙伴为什么他们会手游和移动电竞嗤之以鼻,他们提出了如下几点质疑:

  质疑1:很难想象一群人拿着手机面对面的坐在台子上打手游,还美其名曰竞技比赛?难道你们不尴尬吗?

  事实上不仅不会尴尬,这种情况甚至还是一些老牌游戏厂商的美好构想。任天堂全新主机switch在去年发布的时候就曾放出了一支宣传片,影片中几位《喷射美少女2》电竞选手利用switch独有的主机掌机一体特性,在后台利用掌机模式进行训练和比赛策略制定,下一幕就拿着switch走上了万众瞩目的舞台与对手展开较量。

  任天堂的这番愿景还停留在构想阶段,格斗游戏却早已将其变为了现实。格斗游戏虽然因为过于硬核、新手玩家体验不友好以及大众审美的转移而在近几年逐渐式微。但就算如此,却依旧没人能够否定格斗游戏在电子竞技领域的地位。而即便是现在格斗游戏的比赛逐渐从街机台转而通过主机展开,但一直延续的形式都是两人面对面地近距离进行(早期比较多的两人并排坐,但因为偷窥手势问题而逐渐被取代)。

  因场馆太热两名选手战到酣时赤膊上阵,你会觉得尴尬吗?

  要知道格斗类游戏的比赛要早于现在主流的moba类游戏近十年,为何今时今日移动电竞采用这种设置我们才会感到尴尬呢?

  质疑2:手游屏幕那么小,还要同时兼具显示和操作两种作用,更何况《亡者农药》这种游戏还是抄袭《英雄联盟》的,既然如此我干嘛还要在手机比《亡者农药》?我直接在电脑上比《英雄联盟》不好吗?

  这个问题其实可以分两部分来看。我们都知道竞技游戏的基础是公平、公正、公开三要素。在满足这三个前提的基础上再进行一系列规则限制的项目都可以称之为竞技。

  看上去还是蛮高大上的吧

  在目前所有移动电竞的项目中,所有的选手都会使用统一型号配置的手机或平板进行竞赛,其中的一些比赛两支战队还会被规定在隔音的玻璃房中进行,也进一步杜绝了外界因素的影响。

  《XX大作战》的选手席还真是个球

  当提到FPS游戏时,我们会下意识的会想到《反恐精英》《守望先锋》等等这样的游戏,某些自恋的玩家可能还会想到他曾经在XXX年在XXX网吧局域网对战中完成了1V8的惊世逆转。在我们的观念中,FPS与键鼠操作也同样是密不可分,捆绑在一起的。

  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我国因为一度对电子游戏的封禁导致FPS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出现了断档,《反恐精英》1.6版本在度过了自己最后的生命周期后逐渐被以《穿越火线》为代表的FPS网游给取代。而在大洋彼岸的西方国家,那里的玩家的所体验到的是健康健全的游戏环境,他们花费金钱,买到《使命召唤》《光环》这样最出众的FPS作品,然后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单机或是联网模式,而这一切的游戏过程,多数情况下都发生在他们自己的客厅,而不是黑网吧或是游戏室。

  我们常说的单机游戏,在英语中写作:Video Games,在西方国家。Video Games更多的是指在客厅里展开,利用游戏主机,使用手柄操控的游戏。2015年美国游戏销售总额共计165亿美元,其中主机游戏销量为52亿美元,占据了全部销售额的三分之一,而电脑游戏仅占了1.1亿美元。

  也就说在国外,手柄才是《使命召唤》(该系列的第三作甚至还是主机独占)《光环》这样的FPS大作的主要操作方式。不仅如此,在国外这些游戏还有着各种比赛,参与者也都是使用手柄进行竞技。同样的情况,为何没有人会问“用键鼠操作多准确啊,为什么我要用蹩脚的手柄打《使命召唤》的比赛呢?”

  理由无他,仅仅是简单的“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是这样玩的”,竞技只要建立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基础上,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归类为规则限制。我们不能说开车比跑步快,那么奥运会就取消跑步项目,大家比赛谁车开得比较快是吧。

  参与人数才是决定一款游戏的命脉所在

  手游能否正常为移动电竞的关键在于我们常说的观赏性或竞技性。从长远的来看,如果有了另一个关键的参数,这两点便都能够得到补全和完善。这点,就是参与人数。

  《英雄联盟》的老玩家都知道这款游戏在2009年刚刚推出时画面有多么糟糕,其中的人物建模、原画设计称之为丑陋都不为过。但是相较于他的父亲dota,《英雄联盟》却也凭借周到健全的UI与新手引导,以及尽量降低游戏门槛的设置吸收相当数量的玩家。正是这些玩家的支持,才使得游戏能够正常运营并一直盈利,最后通过几年的迭代更新进化成如今这种程度。

  2009年和2016年的《英雄联盟》,你能看出是同一款游戏吗?

  再如现在所有职业选手(甚至是白金水平以上的玩家)玩盲僧李青这个英雄的标配“回旋踢”:先在敌人身后放置监视守卫(眼)再在极短的时间内利用W技能移动到守卫位置后,施展R技能将敌人踢到己方有利位置将其击杀。这种操作与玩法首次出现与S3赛季在上海举办的全明星赛上。要知道,盲僧是在S1赛季末加入到《英雄联盟》中的英雄,而“回旋踢”的操作却在S3才被开发出来。

  这些例子都说明了如果游戏提供了相对完善的游戏机制,只要时间足够,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玩家开发崭新的玩法提升游戏的竞技和观赏性(别跟我说你第一次看到“回旋踢”时没发出我擦的赞叹)。

  传统电竞项目不止一次的通过实践向我们传达了这点,目前移动电竞的游戏乍看下好像十分浅显,例如酷似“大鱼吃小鱼”并涉嫌抄袭agar.io的《XX大作战》。却也已经被玩家开发出了丰富的玩法,甚至还催生了“打野、中分、中吐、秒合”等等专业术语。

  《亡者农药》纵使被称为“阉割”版《英雄联盟》,但游戏前期打野玩家的gank思路、团战中控制的combo等大局观与配合元素却没有缩水。为了更适应手游玩家的操作习惯,《亡者农药》还大幅加快了游戏节奏,两队玩家“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方式相较于《英雄联盟》前15分钟相对枯燥的对线期事实上在观赏性上就已经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提升。

  至于竞技性,现在主流的移动电竞都很好的利用“团队化”的思路来进行解决。现在的一个趋势是,无论什么游戏只要一和团队、共斗之类的元素搭上边,游戏性和趣味性马上会成指数增长。这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竞技方式有效的规避了目前移动电竞项目在竞技性深度上的短板。“大鱼吃小鱼”看似简单,但如若变成两队十几名玩家对抗,游戏竞技性上的对抗就会转变为不同队伍间默契程度的对抗。

  所以我相信只要有足够的玩家群体支撑一个游戏,竞技性与观赏性都是能够通过迭代更新的方式逐渐完善的。

  过去父辈们鄙视电子竞技,现在我们鄙视移动电竞

  在维基百科中对奥运会体育运动的定义中有这样一条:一切依赖单一供应商提供竞技设备的项目都不能称之为体育项目。如果以这一规定作为衡量标准,那么市面上一切存在的电子竞技项目都不能称为运动,因为虽然比赛用的PC并不属于单一供应商,但是在进行竞技时的游戏却是有单一公司的版权归属的。

  但其实在真正的电竞职业选手眼中,他们实际上并不在意“电竞究竟算不算体育”。他们喜欢一款游戏,又恰巧有这方面的天赋,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职业选手,然后通过竞技获得金钱、声望以及自我价值,仅此而已。

  曾几何时,我们的父辈也曾向我们如今对于移动电竞一般投去鄙夷的目光,但时间最终还是证明了电子竞技不仅不是“精神鸦片”,甚至还成为了国家鼎力栽培的新兴产业,我们在看待手游和移动电竞时是否也不自觉的先入为主地代入了主观情感呢?

  不过话说回来,80、90后的老头子究竟如何看待移动电竞。讲真,你觉得玩着《亡者农药》的00后们真的会在乎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蛋世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gglad.com/hydt/429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