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世界 PC 把游戏禁了以前沉迷游戏的就一定能好好学习吗?

把游戏禁了以前沉迷游戏的就一定能好好学习吗?

总的来说游戏的存在有它的好处但是也有弊端! 说一下我的个人观点: 1、玩游戏可以开发智力,提高青少年的创造力和…

总的来说游戏的存在有它的好处但是也有弊端!

说一下我的个人观点:

1、玩游戏可以开发智力,提高青少年的创造力和想象力。

2、在游戏里我们可以开阔视野,随心所欲,不受任何约束。

3、玩游戏可以提高打字水平和电脑知识的应用。

4、在我们工作学习过后可以放松自己。

沉迷游戏弊端也有很多:

1、长期在电脑面前很影响视力。

2、玩游戏可能会导致青少年脾气暴躁,对学习失去兴趣,没耐心。

3、长时间坐在电脑面前对身体也有损害。

总结:

如果真有一天游戏被禁了,对一部分相对自律的人来说还是有好处的,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学习,为家里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对一小部分不自律的人来说可能并不会有多大的影响,即使不玩游戏,可能就会去做其他没有意义的事,甚至还会做出一些对家里人增加麻烦的事情。

感谢大家支持🙏

相同的问题:切断吸毒者的毒品供应,吸毒者就能幡然醒悟吗?

沉迷游戏更像是一种精神依赖,把游戏禁了,生活还是浑浑噩噩。走出这样的混沌唯有顿悟,唯有设立全新的生活目标

沉迷于游戏,这全是游戏的错吗?

游戏到底是不是“精神鸦片”?热爱游戏的人,称游戏是“第九艺术”。憎恨游戏的人,称游戏是“精神鸦片”。那么,游戏到底是“艺术”?还是“鸦片”呢?

人民网2000年11月24日的一篇文章《电脑游戏 第九艺术或电子海洛因》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的是,不是所有游戏都能叫“艺术”。可以说,在市面上流行的绝大部分游戏,都不是“艺术”。

艺术有两个显著的特征,一是,艺术不具备成瘾性。

我们就举一个例子:绘画。

你听说过,广大美术生对绘画成瘾吗?一天不画画,就睡不着觉吗?

音乐、文学、戏剧、电影、雕塑、建筑、舞蹈,绘画,八大艺术都不具备成瘾性。

可游戏具有成瘾性。太多的青少年玩游戏成瘾了。对不对?

二是,艺术有一定的门槛,不是每个人都能从事艺术活动。唱歌有人五音不全的吗?绘画有人只会画鸡蛋的呢?跳舞就更需要较好的先天条件了。

但游戏不同,只要四肢健全,智力正常,人人都可以玩,几乎没有门槛。

游戏有没有其“艺术性”呢?

答案是有,但跟玩家无关。艺术是需要创造的。游戏艺术属于游戏设计师,不属于玩家。

这就好比,梵高画了一幅“向日葵”,你去看了一眼。我们只认定梵高是画家,但你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位普通观众。

游戏设计师通过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构造出一个精美而磅礴的游戏世界,这是游戏设计师创造的艺术品。

玩家只是站在“梵高画前的观众”。

差别在于,绝大部分人看不懂梵高的“向日葵”,却会沉迷于游戏,不可自拔。

因此,不能用“第九艺术”来当做吸引玩家的借口。真正的艺术是由极少数人参与和创造的,绝大多数人都只是门外的看客。

那么,游戏是不是“精神鸦片”呢?鸦片也有两个特征。一是成瘾性。

只要吸过鸦片烟的人,很容易染上烟瘾。一旦染上,就极难戒掉。

在成瘾性上,游戏又和鸦片不同。

鸦片是男女老少通杀,养成的是身体难以抗拒的依赖。而游戏主要是让未成年人成瘾,而绝大部分成年人都能很好地控制。

在成瘾性上,游戏主要体现在精神依赖之上。未成年人自控能力较差,更容易成瘾,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便能逐渐摆脱对游戏的依赖。

二是有害健康,令人意志消沉。

在晚清时期,中国人就曾因大规模吸食鸦片,而导致体能下降,意志消沉,被西方国家嘲讽为“东亚病夫”。

上至满清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一杆烟枪,醉生梦死,国民颓废,中华受辱,令中国人对鸦片充满了无限痛恨。所以才有了虎门销烟和鸦片战争。

袁世凯在天津小站操练新兵时,第一条就是:不要烟鬼。

鸦片之害,祸国殃民。

游戏呢?并不对人体造成直接伤害,但对青少年的意志形成一定的摧残。

一个沉迷游戏的孩子,往往伴随着学习成绩下降。长期玩游戏,缺乏锻炼,体能也大幅下滑。尤其是游戏成瘾的重度患者,当不玩游戏时,他的眼里几乎就没了光芒。

但这仅限于一部分游戏成瘾的人,它不具备普遍性。偶尔打打不在此列。

绝大部分孩子玩游戏,就跟某些家长打麻将一样。

因此,一棒子把游戏打成“精神鸦片”,也是不可取的。

从游戏本身来看,其实它没有“艺术”那么神圣,也没有“鸦片”那么可怕。它的本质是令人着迷的虚拟商品。

那些鼓吹游戏的,无非就两种人。一种是游戏行业中的既得利益者,另一种就是游戏玩家。

而那些反对游戏的,主要也是两种。一种是不擅长教育孩子的父母,另一种就是管不住学生的老师。

于是,当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怒批游戏为“精神鸦片”时,舆论立即就呈现出正反分明的两股势力。

当然,其中不乏有媒体“拿钱说话”。拿了游戏公司的钱,屁股一边倒地站在游戏的一边。

一个社会性问题的诞生,要说游戏公司没责任,是不可能的。游戏的成瘾性恰恰来源于游戏公司对游戏用户心理的精准捕捉,循循诱导,令用户深陷其中。

这被游戏公司描述为“沉浸式游戏体验”。

可这种“沉浸式体验”,恰恰是游戏成瘾的源头。

游戏成瘾的危害。这就好像,一个人偶尔打麻将,有利于防范老年痴呆。但天天从早到晚地打麻将,多半不是称职的父母。

对待麻将,我们不禁止,但我们禁止赌博。

对待游戏,同样如此。我们不能一棒子打死,但在未成年人领域,要加强限制。防沉迷系统不能形同摆设,必须落到实处,发挥真正的防沉迷功能。

在限制未成年人玩游戏方面,游戏公司不能简单地把责任甩给家长。家长是分散的,一个优秀的家长最多管三个孩子。可千千万万的孩子背后,是无数被生活、被工作、被婚姻所拖着走的父母。

把未成年人游戏成瘾的责任甩给家长,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网上水军汹涌,“拿钱办事”的狗腿子也不少。毕竟,家长不是既得利益者,游戏公司才是最大获益方。

游戏公司作为平台管理者,应该承担平台性责任。

游戏得有节操,不能无下限地把手伸向小学生的钱包……

梁启超说过,少年强,则中国强。

少年游戏,则企鹅强。

“中国强”和“企鹅强”,孰轻孰重?

双减了,也不考试了,也不补课了,学生时间更多了,你说他们干什么呢? 我从小就玩游戏,一直玩到现在,也没玩物丧志,现在依然每天努力工作赚钱,只不过目前玩游戏时间真的很少了,不像当年一开机就是一天,现在一天能有一小时就不错了。所以我认为错不在游戏,在哪里呢?也不在家长,因为我小时候我妈没少打我,没少从街机厅把我揪出来,那么问题在哪呢?我看还是在人,就像郭德纲相声说的,并不是听了相声才学坏的,而是他来之前就是这样的人。你不让他玩游戏了他会想出别的东西,总之绝对不会是学习的,你强压他,他就会怒火中烧。老子道德经是如何说的,没事看看,随他去吧,他自己总会找到出路,没必要强压。也许你可以试着引导一下,实在不行就无为而治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蛋世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gglad.com/pt/pc/25136.html
返回顶部